生命不息

有的时候我都以为自己坚持不下去,想要放弃的时候,我还是选择了继续。,我不是想说自己多么有毅力,只是觉得要对得起当初自己的选择。不知道多少次摔倒在A4的地板上,时常感觉自己坚持不下去了,最后还是走了下去。我是怎么走上breaking这条路的已经不重要了,我是否真的热爱它我也不知道,但我想继续跳下去。即便还是像今晚一样在A4的地板上摩擦,浑身都疼。
今天是女生节,在成电这样的工科院校,女生确实稀缺。晚上回寝室的路上,看见好多妹子的手上都拿着礼物,然后又旁经那条虐狗大道。我想起清月,可是她已经好久没有回我消息了,像是不告而别。我还是装作平时一样,继续给她发消息。有一天她会回我的吧。
今天看了经管公众号推送的文章《我可能没那么喜欢他》,作者是卫卫粉,我留言写道“其实那边也不错,可惜已经不能回头。”东邪西毒里她最喜欢的句子。
我想过最坏的结局无非也就是今天这样了吧。难道真的不能回头了?人心真是复杂的东西,难以揣测。
但生活总是要继续的。有的事本来也强求不得。
参加了名叫心之助的支教队,暑假会去甘孜,也不知道是个怎样的地方。出乎我意料的是,支教竟然要准备那么多东西。

结果最后还是参加了why not这学期的第一次集会,被袁歌表扬得很不好意思,因为我做图的时候压根没考虑那么多。不过她大概也不知道我是码农吧,想做设计师的码农。
认识的dalao越来越多,王子亭的博客给了我很大触动(http://jysperm.me),有的时候我也在想,如果不上大学会怎样。第一次想这个问题,应该是看到360补天过来的主讲王松,19岁。不过很多事情没得选吧,生命不息。我既然在大学了,那就得继续下去。至于怎样成长,才是我应该思考的问题。
上学期我很偏激,认为微积分什么的我学了也没什么用,前几天室友和我讲我们高中学的东西也没什么用,成天刷题。我忽然意识到自己错误的严重性,其实大学和高中是一样的吧,我承认我高中的很多知识确实没用,但高四那段认真学习的经历确实是我的涅槃,有的东西你放到心上,自会有用。存在必是有一定的道理,有的时候过于偏激也是不好,想起上学期大言不惭跟猛哥讲的那些话,有点惭愧。其实想到这还因为我高中的物理老师————伍卫。无论什么东西你放在心上自然就有收获,这是他教给我的道理,不过这个道理我好多年后才想明白。也许这都不是他的本意了,但我还是很感谢他。
伍卫上课很逗,尤其喜欢拿人开涮,开起玩笑来没个度,被学生打过几次,但依旧改不了这个毛病。但是物理确实讲得很精彩,妙语连珠。其次是目中无人,没有满分在他那都不是高手。我高中时一向是他洗刷的对象,经常被贬低得一文不值。那个时候我很想证明给他看,我想打他的脸。用他的话来说,我最多上个成都理工嘛。拜他所赐,我努力学习物理,目标就盯着两个字,满分。不得不说,我后来能学好物理,也是他的原因。这种放在心上已经成为一种执念,我去南山的时候依旧记得伍卫的嘴脸,考不到满分就是他洗刷的对象,愈加努力。
当我考上成电的时候,本想回去找他炫耀一番,又觉得自己过于幼稚,时间改变了很多东西,发现自己原来不是那么厌恶他,反而有点喜欢他。原本这件事逐渐淡忘,直到最近开始学习大学物理,我开始学习第一节的时候,就又想到伍卫的嘴脸,这门课我一定得认真学!心里猛的冒出这样一句话。
所以有的时候放在心上自然有收获,时间会给你答案。
今天思修课匿名用微信回答问题的时候,我写的是“成为一名hacker”,老师念出来的时候,大家开始笑。也不是想说什么吧,可能讲出这样的话本身就有点幼稚。
在王子亭博客上看到一些关于hacker的思考,也是有点感触。会渗透就叫hacker嘛?挂几个黑页,或者刷几个别人发现的洞?
什么黑客精神论我也不想多提,显得太过幼稚。不论他们怎么看,做好我想做的就可以了。成为一名hacker,无谓黑白。
这次利用学校的洞提前选课,拿到交叉通识的名额时我想了很多。主要是大家都在为了自己利用了这个洞沾沾自喜,都想着告诉身边亲近的朋友,然后吹上一波逼。包括我自己在内也不列外。这个时候我突然警醒,这和我想的差距很大。
一名真正的hacker,应该是低调的。应该是醉心技术的,而不是如此浮躁。我觉得我最近过于浮躁了。
嗯,戒骄戒躁,生命不息,晚安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