措普湖畔

支教进行到一半,放了一天假,大家一起去措普湖玩。
又拍人像,想起来自从瓶颈出现就好久没拍过人像,怎么拍都一个样,千篇一律,糖水片。彭逸说以后谁做我女朋友一定很舒服,一直能拍好看的照片。想起马社,有的时候我们拍很多女孩,可是依旧单身。我们给很多女孩子拍好看的照片,然后她们拿这些照片找到男朋友,忘了当初的一句玩笑。也是,照片拍得再好又有什么用呢,有的时候这就是人像摄影师的悲哀,可能有的时候这也是我不想拍人像的原因,修图动骨,违背了摄影的原则。所以想起来还没给清月回信,不过先不急吧,做好朋友也挺好。扯远了,回到正题。
经过藏族村子的时候想起木叶。
“只要有树叶飞舞的地方,火就会燃烧。火的影子会照耀着村子,并且,让新的树叶发芽。”
我们从外面的国道经过两个多小时泥泞的山路才到达这里,走的时候我坐在车上,路过屋子的时候,那些孩子会给我挥手做再见。我不知道他们上不上学,可能他们也在县城有住的地方,到开学的日子也会回去上,但我知道他们的心灵都同这里的蓝天一样清澈。
风起的时候,漫山遍野彩色的经幡都飞扬在蓝天下,老人手中的转经筒缓慢而悠扬,一种生生不息的力量透过时光传承下来。想起班上孩子的节目是展示自己的藏服然后唱一首藏歌,原来他们平时都不穿藏服了,也不知道还有几个措普湖畔。
回程的路上经过热炕村,因为我们是车队组团送过来的,那里的村名要收过路费,而对于其它过往的游客,他们没有过问。他们想得也许很简单,只是觉得钱不能只让司机一个人赚了,他们也应该拿一点。自驾游的旅者都直接放行了,不过很多东西不再纯粹。
以前我在想跳出去,不被金钱所束缚,那时候我想,找个荒郊野岭自给自足,像梭罗那般。可惜梭罗都跳不出去,我又怎么可能?那就多挣点钱吧,至少以后不因为金钱或是势利做出一些违心的事情。但是经过热炕村的时候,在措普湖遇到给我卖鱼食的老奶奶的时候,难免还是会悲哀。
千篇一律,永远都不是美。不老的传说还是会死去,村落里的人越来越向一个方向发展,越发的势利,很多年以前我很向往西藏,觉得那里是圣地,后来发现那里也不过是个商业化的旅游地。然后即便是措普湖这样压根没有开发的旅游地点,也在向着这个方向靠拢。
然后我又能改变什么呢?也许很多年以后那些村子都会死去,因为再也没有能让树叶飞舞的心灵,没有火能够燃烧。这句话是三代死的时候说的,“只要有树叶飞舞的地方,火就会燃烧。火的影子会照耀着村子,并且,让新的树叶发芽。”
我在城市生活惯了,早已没有什么村落种族的概念,城市是火光照耀不到的,所以不会也树叶发芽。
我只是觉得,很多年以后,措普湖畔,也没有火的影子照耀的话,会很可惜。
IMG_20170817_135007-01
IMG_20170817_135942-0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