少年游

我希望这是我最后一次写这个话题,因为我觉得我已经想得很明白了。
从清水河回来,深夜,寝室也独自一人,愈感孤独。
一路上走了这么远,好多人都散了,回不去了。还记得上个生日,二十年来最开心的一次,猩猩搬了两箱酒到a4,喝酒尬舞。还有我们在双十佳舞台上的时候,和废哥墩子排节目的时候,都回不去了。
嘟嘟一直是我跳舞路上的明灯,可是这次回去,没有看见他,听说他好久没来了,心里莫名的堵得慌。拉面一个人送我们,小猴子,兰州,都没了踪影,距离我第一次团训,刚好一年。
想起宣传片中给嘟嘟设计的情节,忽然觉得好笑,如果不能坚持下来,那还叫什么舞者。
临近离开的时候和嘟嘟喝了好多次酒,猩猩走的时候痛哭流涕,拉着嘟嘟发誓,我只要还在学校,就不可能放弃bk。我说过,我承诺的,定会做到。
很现实,也懒得多说。
还是那句话,梦想和野心都是不会死的。
我可以走到很远很远的地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