烟火

不怎么去龙湖吃东西,也不是说龙湖的东西不好吃,但我还是不喜欢龙湖。我觉得龙湖的东西缺失了烟火气息,它永远也做不出那种有情怀的味道。

相比而言,南门的东西就沾染了更多的烟火气息,我喜欢这种感觉。

我家楼下有一家面馆,开了好多年了,每天都是人满为患,但作为熟客去的人,老板会记得你的所有要求,你人到的时候,他就开始下面了。

我想担担面,豆腐脑这样的东西,都是诞生于市井的,而龙湖这样的地方,没有这样的水土,它使我感到陌生。

我喜欢和朋友去到一家熟悉的店,点熟悉的菜,和老板寒暄几句。可是这样的机会注定是越来越少了。

我认为人情才是一家店成长的根本,龙湖这种地方,人们来来去去,哪里有什么人情,哪里有什么情怀。

南山的夜市有一家卖凉面土豆推车,是一对年老的夫妇在开,几十年了,我补习上课的时候基本每天晚上都会去那里买夜宵。

我第一次去那里买凉面的时候,确实很吃惊,我要了五块钱的,然后撑死了也没吃完。然而我在其它店每次都是要的五元,真的很少有这样的卖家了。

老奶奶老爷爷是在用心做食物的,我能吃得出来,从五香到麻辣到糖醋等等等等,他们的食材从不偷工减料。每次最后一份凉面,还剩五块钱的,然后我说我要三块钱的,老爷爷永远会说收你三块钱我都给你吧,可是我是真的吃不完,然后她会免费送给我的同学,还外带土豆。

南山有一家有乐面,是南山唯一一家送外卖的面,一家几代人,经营着一家面馆,没有请工人,送面的中年男子,我们叫他面哥。

南山上,一个电话,只要面哥没睡觉,风雨无阻,哪怕只是送一碗面,然后你的所有要求他都满足,可以帮你带沿路的鸡腿,奶茶。面哥送面会加收五毛的纸盒钱,但你没有零钱时他是一律默认不收的,但我们每次宁愿他多收五毛。我在凌晨的时候吃过面哥送过来的面,一直暖到心里。

所以南山人对于面哥都是敬重的,路上见到面哥都会问好,我刚到南山的时候,应届也在南山的同学告诉我说,见了面哥可是要鞠躬问好的,我还差点就信了。

我有段时间的午饭都是有乐面,有乐面里有一面锦旗,算是我人生第一次见到做食物收到的锦旗,上面六个字,有乐面,天天见。

高考前的一段时间停掉了早自习,我每天早上去吃上一碗有乐面,然后和面哥一起看看nba,扯扯杂七杂八的事。

高考那天面哥问我紧张不,我说不紧张,都是第二次参加高考了,只是昨晚还是没怎么休息好,面哥祝我考试顺利,然后又给我加了个煎蛋。

高考第二天的早晨,依旧是天天见的有乐面,我跟面哥说,这可能是我在南山的最后一碗有乐面了,今天考完,我就再也回不来了。我知道我要表达什么,可面爷是不会懂的,面爷透过后厨的窗口对我说,小伙子,回来的机会还多着哩。

那天我给面哥钱面哥死活没有收我的,我踏出有乐面的门的时候,我知道我永远也回不来了,莫名的感伤,有点想哭。

高考的两天,两碗有乐面使我的内心感到安宁,面哥的电话到现在依旧在我的手机里。

有一种情怀会透过食物传达给你,这也许就是烟火气息带给食物最大的特点。

前年冬至我带墨鱼去吃南门的东北水饺,也是一家老店了,人满为患的店里热气腾腾,我想异乡的同学在这里应该能够感受到我所说的情怀的力量。

我始终认为,只有真正用心去做的食物,才是有着无限生机的食物,才是完整的食物。

和我的队友经常混迹于南门,有翘脚牛肉,有豆花鱼。

沙河的生活也是平安喜乐,楼下炒面的师傅认识我,知道我每次的喜好,只会问我今天吃面还是吃饭。

和雪宝在一起的时候她也带我去吃了面,日式的。和她在一起肯定是开心的哇,不过那家店少了那种烟火的气息,它不像我家楼下的豇豆面,人来人往。

烟火和市井是怎样一种味道呢,是成都的味道,想带雪宝去尝尝这种味道啊。

雪宝啊,相带你去吃东门的烤鱼,我们坐在路边的木制简陋桌子上,喝着果啤,来往的行人从我们身边穿过。想和你一起去排那家我从来不想去排的签签土豆。想带你去吃有乐面,看看已经不认识我了的面哥。嗯,好多好多。

民以食为天,成都人更是地地道道的吃货。对于吃,我也有着自己独到的见解吧。

成都的烟火气很大程度上来自于吃,那些大街小巷里的市井生活。

然后就想和雪宝过这样一种生活啊,烟火的味道。


想和雪宝一起吃的东西

  • 有盐有味的小炒黄牛肉,骨头汤
  • 建设巷的冰粉,徐亮烤蹄,签签土豆
  • 叶婆婆钵钵鸡
  • 成都市很好吃的火锅粉
  • 清水河南门翘脚牛肉,东北水饺
  • 傻根带我去的海鲜粥
  • 寝室楼下的土豆和炒饭
  • 东门的烤鱼
  • 南京的鸭血粉丝
  • 我家楼下的豇豆面
  • 南山的有乐面,缙云烧饼,口蘑抄手
  • 南山食堂的米粉和小炒
  • 雪宝给我做的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