长沙杂记

橘子洲

恰同学少年,风华正茂,书生意气,挥斥方遒
指点江山,激扬文字,粪土当年万户侯

提到长沙想起的是毛泽东的沁园春长沙,好些年前我站起来给全班朗诵这首词。

那应该是我高中语文的第一课,也是我刚认识晓勇哥的时候,不曾想过很多年后我也会做一名兼职的培训讲师。

我时常回忆起晓勇哥,因为他交给我的好多东西确实是影响我一生的。

晓勇哥的身上有着古代文人的特质,可能是心系天下又郁郁不得志,又或许是其它的一些东西。

诗词歌赋里我尤为喜欢词,词读起来抑扬顿挫,回味无穷。长短变化之间比诗多了几分韵味,又来得比歌赋干练。

晓勇哥在课堂上讲李白,说读万卷书行万里路,说李白和杜甫不一样,李白家境殷实,看遍了祖国的大好河山,最后李白是浪漫的。

所以有了五花马,千金裘,呼儿将出出换美酒,与尔同销万古愁;所以有了仰天大笑出门去,我辈岂是蓬蒿人;所以有了我本楚狂人,风歌笑孔丘。

可不是人人都是李白,或许我们都更像杜甫一点。

我不知道是毛泽东的词骗了我,还是说橘子洲当年确实就是那番光景。

鹰击长空,鱼翔浅底,我都没有见到。湘江的水很浑浊,我到湖南的这一周,基本都在下雨,昏昏沉沉。

但词里的感情是做不得假的,那种少年人得志的风骨,那种睥睨,都是伪装不得的。
我站在橘子洲这片土地上时,那股子豪迈,就顺着这些字句,流淌进我的心里。

然后感叹历史的浩瀚,我有幸在大学时代去了不少地方,但是又并没有去接受什么大好河山的洗礼,因为今天的旅行,越来️让人丧失兴致。

一张机票短短几个小时,能到国内大多城市,其实都是钢筋铁骨,千篇一律。

每个城市的韵味,不是一个匆匆过客就能深味的。

于是将自己置身于历史中,也是一个不错的选择。

人间烟火

长沙遍地都是茶颜悦色,我在黄兴步行街买了一杯。

店家给它取名人间烟火。

喝完了我也没能品出它和烟火有什么关系,或者说,其实它更像一种仪式。

到长沙要去橘子洲头,到北京要去天安门,都是一种仪式。

以前我不屑于这种仪式,虽然现在也同样不屑,不过既然有时间,为什么不试试呢?
于闹市品一杯茶,看看街上行行色色的人,于是这样也很好。

我在那条小吃街见到一个炒饭的小哥。

那种指点江山的意味都从他的炒饭里溢了出来,他听着音乐,用着娴熟的姿势炒饭。

食物的制作总是伴随着一种淳朴的快乐,他炒饭的样子不像是在工作,像是在享受这个过程。

我觉得好酷好酷,拍了几张照片,却难得其中一二。

所以人间烟火的气息,只能是洋溢在食物中的,无法固定,无法捕捉。

人终归都是烟火气的,乐在其中。

何必又去挣扎。

少年

年少有为,或者说是年少得志。

其实都不是,只是觉得自己太过渺小,稍不注意,就淹没在历史的洪流中。

田博士给我讲电科院四分之一来自清北,三分之一的博士。

一口一个老师,我又何德何能。

每天备课到很晚,我只知道做一件事,就把他做好。

或许这就是少年气。

田博士那天上课说你们要好好珍惜,我也想听课,可是没有时间,说完背上包扬长而去。

好好珍惜,我也越发觉得这几个字的重要性。

回过头来看我的大学生活,转眼已经进入尾声,都得好好珍惜。

今天群里在讨论保研,烤大自嘲的说少壮不努力,老大徒伤悲。

是的啊,年少的时候有那么多可能,自己应该去奋斗去拼搏。

去看看这个精彩的世界,去拼一个属于自己的未来。

这才是纯粹的事情。